英超

人道崛起 第四十章 铸体极境 血气狼烟!(求推荐票!~)

2020-01-18 18:4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道崛起 第四十章 铸体极境 血气狼烟!(求推荐票!~)

祖殿石屋。

青阳崛将兽血宝药全部扔进了巨大的铜鼎之中,在鼎下有着燃烧的血焰,以神藏境的兽骨为燃料,就这样火焰一烧便是三天三夜没有停息,这些都是青阳的底蕴,方才能供应。

大鼎中血药已经粘稠如浆汞,不断的沸腾散发着灼热,紧随着他将饕餮的一小块兽骨捏碎,投入其中。

啾!

当他碾碎鬿雀之爪之时,一道轻啼响起,爆开的兽爪中隐约出现了一道首如大鸟,一双虎爪的模糊影子,爆发出了一抹狂暴,不过紧随着被捏碎,投进了药鼎之中。

而这三天青阳桓就在调息着自己身体,准备着接下来的血药冲击,一举堪破到铸体巅峰。

这鼎血药炼制之法乃是从石矛处得来,当然若是承受不住,就会直接变成废人。

而此刻青阳山外,一个身着灰色兽袍的青年,肩头拖着一头血淋淋的大蟒,就这样气喘吁吁的朝着的祖殿而来,身上的血气浓郁,兽袍破碎凌乱显示着他已经跑了很远的路。

“老爹,小桓子,你们要的凶兽抓来了!”

拖着大蟒进入石屋,青阳颢便大叫起来。

“二兄。”见到的来人,青阳桓转头眉开眼笑道,这个时候有个兄长还是不错的,神藏境凶兽不过三天,就给抓回来了!

“真是欠你小子的,干嘛不让老大去,你二兄可是在青阳山千里之外围剿异族,为了你这头神藏凶兽,硬生生给我拽回来。”

话语似乎有些不满,然而下一刻青年眼中带着好奇,看向了大鼎中的血药,片刻后没有看出什么东西,随意的摆了摆手,就这样离开了石屋。

“开始吧!”

听到青阳桓的话语,青阳崛再次朝着他看去。

“小子,你可要想好了。”

他能够感受到这鼎血药中沸腾的力量,对他没有什么,然而对于青阳桓来说,足以将其完全冲垮!

没有说话,青阳桓点了点头,自家老爹就是这个样子,明明有着担心,依旧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噗!

下一刻,青阳崛大手抓过那头神藏境的大蟒,将其全身崩碎,汲取出了最为精纯的血气,朝着血鼎中抛去!

轰!

如同干柴烈火一般,原本沸腾的血药,受到了新鲜的兽血浇灌,刹那间从鼎中爆发出浓郁的血光,将整个石屋都充盈。

没有丝毫的犹豫,青阳桓看着鼎中燃起的血焰,眼中厉光一闪而逝,跳了进去!

“啊……!”

哪怕是早有准备,在进入血药中的刹那,他全身都变得抽搐起来,五官更是扭曲在了一起。

大鼎之外,青阳崛面色上难有的出现了一抹担忧,然而很快便一闪而逝,进而伴随着石门轰鸣,石屋中只剩下了在血药中浸泡的青阳桓。

不过出了石屋的青阳崛并没有离开,而是直接在石屋外盘膝而坐。

糅合了数种异种兽骨,还有着三十六种宝药,更是以神藏境凶兽为血引的血药,其中蕴含的精华超乎想象,当然狂暴也是超乎想象。

青阳桓沉寂在药鼎之中,狂暴无尽的药力如同大江一样,顺着他全身的毛孔冲刷而入,汹涌澎湃的涌入了体内。

经历三天三夜熬制的血药,因为有了大凶兽骨的糅合,使得血气精纯中更加的狂暴,每一丝血气都如同血针一般,扎入了他全身每寸血肉,甚至于刺入战骨,朝着更深处的血髓而去。

如同万蚁噬咬全身,青阳桓依旧在咬牙坚持,血药粘稠如浆汞,在洗刷着他的全身,先前没有锤炼到极境的骨头,此刻再次发生了蜕变。

骨骼乃是支撑人体的骨架,骨头的强横,自然带动身体的强横,所能爆发出的力量就会成倍的增长。

就这样在澎湃的血气冲击之下,淬骨没有圆满的情况很快就被洗礼,如白玉般的骨骼之上,隐约开始有着粗糙的纹路衍生。

这些衍生在骨骼上的纹路,没有丝毫的规则可言,然而伴随着纹路产生,他却是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强健在不断的增加。

血药的精华刺穿了血肉,如血针刺透了骨骼,将他生生推入了铸体的最后一步洗髓。

沉寂在血药中青阳桓,没有察觉到铜鼎之外石矛有着一抹紫光闪烁,紧随着显化出了一道的虚幻的人形轮廓。

紫色的模糊身影显化,就这样朝着被血药侵蚀的青阳桓看去。

看着青阳桓扭曲的面容,紧咬的牙关,模糊的身影终于有了波动。

“那个地方太遥远了,没有充足的血气弥补,我无法支撑下去。”

“给你机缘,你供养我血气,若是死了就只能怪自己福缘浅薄,大荒之中天骄无数,到时候再找一个,纵然历经万古,那个地方……”

“这是第几个了,十七个,还是十八个,希望能撑的久一点,至少也要离开这荒芜之地,到人族大世之地去,哪里才会有更强的人族天骄……”

声音淡淡没有丝毫的感情,很快再次没入石矛之中,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哪怕是仅仅是一墙之隔的青阳崛都没有察觉。

这一刻,青阳桓盘坐大鼎中,他感受到了全身血气全部都化成了浆汞,充斥着难以形容的生机,一块块骨头烙印着的粗糙的纹路。

而在骨头深处,血髓沸腾,带动了全身血脉如同滔滔大江,一遍一遍的贯通全身,洗涤着血肉皮膜,这一刻,他全身化为了一个整体周天,全部都被调动了起来!

如同万蚁噬咬的痛楚,一连持续了数天,直到第六日,铜鼎中粘如浆汞的血药,只剩下了贴在鼎臂上的一层薄薄的血痂,全部被他汲取了个干净!

然而青阳桓却是没有丝毫的动弹,又过去了三日,铜鼎剧烈的晃动,引动了在石屋外盘坐的青阳崛注意,他从入石屋中,死死地盯着青阳桓。

铜鼎中,青阳桓全身包裹着一层血痂,然而刹那间,有着血色霞光从体内绽放而出,将附着体外的血痂完全撕裂,鲜红的血气甚至于刺穿了鼎壁,将整个石屋都渲染成一片血色曦霞,澎湃的生机如同大江冲刷!

轰!

进而铜鼎炸开,惊人的血气从青阳桓的身体中爆发而出,化为血气狼烟,哪怕是祖殿都无法遮掩,直接贯穿了石壁,冲霄到了天穹。

吼!

这一刻,青阳桓仰天长啸,破开血痂后的肌体,散发着淡淡的纹路光泽,澎湃的血气萦绕周身。

“铸体极境,我终于达到了!”

“二流的铸体极境,你就满足了?”

然而,刚刚将自己心中的激荡咆哮而出的青阳桓,一道冷哼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牡丹江结核肿瘤医院
江西省芦溪县妇幼保健医院
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上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济南诊治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