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弃僧第二百零五章最后的时光

2019-11-20 13:3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弃僧 第二百零五章 最后的时光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声叫喊,打断了弗钢的话。

回头看去,都表情怪异。

是居然刚刚才到的卡罗。

卡罗瞪大眼睛,身旁还跟着拽着他的李斯特和特雷。

卡罗挣脱开,用力捶着魔法罩,咬牙眼睛通红瞪着弗钢:“弗钢雷心你会有报应的你一定会的”

红胡子眉头一皱,张口就要说什么。

然而被黑胡子拽住,示意弗钢:“族长别理他。反正结束这一切,就和圣庭离开了。”

弗钢一顿,叹息摇头:“我会有报应谁说这话也轮不到卡罗说。自己妻子怀了别人孩子回来,他居然还要维护养着贱种的那个弃儿”

黑胡子一顿,背后卡罗声音已经远了,估计已经被李斯特和特雷拽走。

“族长记得吧。娜塔莉嫁人那天。”

黑胡子示意弗钢:“好像他就是先逃出地牢的。”

弗钢想了想,点头开口:“的确。现在想起来,他是忍了很久。”

红胡子嗤笑甩甩战锤:“族长。不是我说。当时谁放他出来的而且娜塔莉指名要带这个弃儿走,如今你看他为了娜塔莉的孩子能忍到这种程度孩子到底谁的”

弗钢族长脸色撂下。

黑胡子呵斥红胡子:“茶图斯别乱说”

弗钢摆摆手,眯着眼睛看着慢慢爬到小土包的身影:“茶图斯说的没错不管是大贱种还是小贱种。”

“都不能留。”

背对两人,弗钢轻声开口:“你们过去让战士做好准备。离开铁荣城投靠圣庭之前,应该让一切做个了结了。”

黑胡子和红胡子对视一眼,躬身答应,一起绕过这边,朝着土包那里的两百个雷心部族战士聚集地而去。

“茶图斯。”

到达土包的时候,韩弃已经慢慢爬到了。

但那些雷心部族族人依旧追着他打骂虐待不留手。

韩弃从始至终一声不吭。

黑胡子看着韩弃狼狈浑身脏兮兮混着血的模样,慢慢收起表情。

“别忘了。”

黑胡子看着红胡子:“记得当初他逃出来我们好像没打过他。”

红胡子脸上怒气一闪,重重挥舞战锤:“你以为我这两年苦练斗气战力,是白过的”

黑胡子一顿,拍拍他肩膀:“总之小心。族长说的对,雷心部族即将迈入新发展阶段之前,将一切终结。”

“唾”

红胡子唾了一口唾沫。

如今因为离得近了,可以看到土包就是曾经关着韩弃的地牢一样的。

除了土包,只有一个四个竖栏的窗口。

深吸一口气,不远了。

马上就要见到了。

韩弃的膝盖已经磨破,一路的两条血迹看着很刺眼。

渐渐的,没人笑了。

也没人上前了。

因为已经就要到了。

每个人都似乎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

在韩弃颤抖流血的手慢慢伸向护栏的时候。

此时魔法罩外面的所有人也终于没再低头,没再回避,而是齐齐起身看着这边。

包括飞弦苏格蕾,包括罗蒂雅,包括福林剑圣,包括本尼德克特,包括格雷格,包括所有人

“不”

却是一直平静面对这一切的雪莉维兰瑟突然轻叫一声站起。满脸伤痛和不敢置信的怔怔看着前方。

韩弃的手终究没有碰触到栏杆。

只差几公分。

因为就在这时,很安静的周围听到很微小的声音。

从韩弃怀里,小妖精掉落在地的声音。

韩弃慢慢低头,看着小妖精。

不再虚弱,不再沉睡

而是永久的,没了声息。

“不不”

雪莉维兰瑟跌坐在地,慢慢脸,埋进手掌。

帮韩弃,可以带着久不出世的精灵箭皇义无反顾过来支持。

不代表她对小短身的境况也能感同身受。

这不现实,也不符合逻辑。

哪怕她也感念小短身救过小妖精。

但那和有多深的感情是两回事。

况且

救活小妖精的是她。

如今让她就这么再次死掉的也是她。

“雪莉姐姐。”

飞弦苏格蕾似乎明白了什么,嘴唇发颤脸色发白,挣脱蕾安娜的怀抱,慢慢蹲下,上前语气都有些颤抖的,轻声开口。

“死了。”

雪莉维兰瑟抬头,神情哀伤看着前方:“小妖精死了。”

“额。”

蕾安娜脸色一变,在别人还不太懂什么小妖精的时候,她懂。

小妖精和小短身签订灵魂契约。

而如今小妖精一直以来都越来越虚弱显然是受到宿主的影响如果。

如果小妖精此时无声的死掉。

那说明那个弃儿孩子

“磨蹭什么”

所有雷心部族族人屏住呼吸等待的时候,韩弃手就要碰到栏杆的时候居然不动了。

等了很久也不动,只是低头看着什么东西也不知道。

红胡子不耐烦的踹开韩弃,直接大力拽开栏杆。反正只是关一个小孩子的,不用多结实。

伸手探进去,抓出什么

“啪嗒”一声丢在地上。

韩弃身子一颤,甚至都不敢回头。

可是所有人都看到,包括魔法罩外面的人。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不就是许久不见被抢走的,小短身吗

“啊。”

飞弦苏格蕾捂着嘴,瞪大眼睛,眼泪已经止不住落下。怔怔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

印象中自己离开学士城回花冠帝国的那天,小短身就是穿着这套唐装的。

可爱的福娃娃,如今已经脏兮兮,一动不动躺在那了。

“不是就要见她一面吗”

茶图斯伸脚揉搓着地上不动的小短身:“居然就这么死了”

韩弃头慢慢垂在地上,好像终于支撑不住的歪倒在一边,侧身,看着小短身,被茶图斯踩在脚下。

“切。”

茶图斯依旧用脚揉搓着。

而此时弗钢依旧越众而来,到韩弃身边。

韩弃没有情绪波动的双眼,看向弗钢。

弗钢煞有介事地疑惑看着小短身:“居然就死了”

装模作样呵斥那些矮人战士:“你们怎么看着的一个弃儿孩子都弄死了怎么死的”

黑胡子此时上前,看了韩弃一眼,对着弗钢开口:“族长,圣庭卡帕兰主教之前似乎留给我们时光回溯器的。拿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弗钢恍然,挥手示意。

黑胡子离开,取回一个物件后路过卡帕兰时,还笑着开口。

“主教大人留给我们用来见识的时光回溯器,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看,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白衣祭司表情怪异看看卡帕兰。

卡帕兰微笑伸手示意黑胡子。

黑胡子呵呵笑着带着时光回溯器朝土包走去。

卡帕兰看看周围,叹息开口:“看来孩子最终还是死了。幸好无意中留下一个”

弯起嘴角,卡帕兰目光投向土包方向。

“我们看看,是怎么死的。”

卡罗已经坐在那里,似乎有些发傻了。

而格雷格仰头叹息

,特雷和李斯特也都瞪眼看向这边。

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这和矮人族最开始的打算截然相反。

雷心部族背叛了矮人族,从而投靠了阴险狡诈的圣庭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

到如今,已经再无法逆转。

“来。看看吧。”

弗钢接过,示意韩弃:“不管怎么对待弃儿,如果要彻底了结过去,也让你们都死个明白。”

韩弃没说话,定定看着打开的时光回溯器。

没有魔法也可以打开。

空中已经显出影响。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

那是一个夜晚,就是小短身被抓来关到这里,第一个节点。

“啊啊啊”

小短身被摔进地牢,漂亮眼睛透过栏杆向外看。

啊啊叫着。

没人理她,她手抓着栏杆,叫得更大声。

“啊啊啊啊”

“吵什么”

突然一声呵斥声,似乎还有什么砸过来的声音,砸在栏杆上清脆响。

小短身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

“啃啃”

扁起嘴,哇的一声哭出来。

“哇啊啊哇啊”

“别哭了”

突然栏杆打开,一只手伸进来,直接扇了小短身一耳光。

“啃”

小短身脸颊发红,哭叫声被打断,但随后居然嗷呜一声,一口咬住那只手。

“贱种居然敢咬我”

干脆将小短身抓出地牢,一手揪着她领子,一手一下一下狠狠抽着小短身的脸。

韩弃没有回避,始终就这么仰头看着。

打完了,小短身脸肿的老高,又被丢进去。

这次不再哭了。

地牢一阵安静。

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一只脏兮兮的小手,越过栏杆。

“h吃吃”

“哐啷。”

一个石头被丢到栏杆面前。

一只脚踢踢栏杆,呵斥叫着:“别吵小贱种。”

随后也不管里面的回应,直接离开了。

没一会,里面传来咳嗽声。

“h吃”

两个路过的矮人瞪眼对着地牢。

“别叫”

“再叫还抽你”

地牢里面不叫了。

许久之后,两个矮人走开,里面再次传来声音:“he喝”

乓啷。

不知道从哪又砸到栏杆的石头。

里面再次没了声音,只有压抑的啃啃哭泣声。

韩弃抿起嘴角。看得入神。

时光回溯器慢慢在加速跳跃,无关紧要或者重复的事不会一一展现。

但印象中,自从这一天起,再没人送过饭。

可是不代表没有人来。

有的妇女过去看看,打开栏杆伸手抓几道。

韩弃有印象,就是那个给她脸抓出翻开伤口的妇女。

旁边的六七岁矮人小女孩,纯净眼睛好奇看着,吐着口水,往里面丢石头。

小短身除了啊啊叫着,再就没别的声音。

再之后,是那个妇女,脱掉鞋,手伸进地牢,一手似乎抓着什么,一只手用鞋底用力拍。

随后又过了没多久,那个捻着韩弃手背撕掉他脸上皮的五十岁矮人也在,拿出细长的锥子,朝着地牢里面乱桶。

一边桶,还一边温和的笑。

这次,似乎里面连啊啊叫的声音,都没有了。未完待续。

楚雄州人民医院
北京京都医院张凤琴
海口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惠州牛皮癣医院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下一篇:小偷失业

上一篇:心境古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