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跑步成中产阶层新信仰巨大商业空间被开发

2019-03-26 12:35: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5年9月20日清晨,北京第35届马拉松比赛鸣枪开赛,超过6万人报名参加了这场赛事。公然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马拉松有22场,2012年增加到33场,到2014年到达了51场。

跑步,几近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成了城市中最酷的运动之一,乃至被奉为“中产阶层的新信仰”。许许多多从未跑步的人慢慢遭到感染,爱上跑步,庞大的人群也渐渐催生出一条完全的产业链,巨大的商业空间被开发了出来。

跑步是什么?也许每一名跑者都有自己的理解,有些人追逐热烈,有些人坚持独自起跑,这期间经历怎样的心路历程?跑步如何影响一个人的生活?

2015年1月25日清晨4时,香港尖沙咀重庆大厦流感都是外感热病吗,一间不到5平方米的旅馆房间里,李飞翔按掉了还没响起的闹钟,他一夜没睡,由于再过2个小时,2014年香港渣打马拉松比赛就要开赛了,他行将参加全程马拉松。

一双鞋跑了2000多公里

李飞翔一夜没睡,他坐立起来,双手搓了搓脸,“哥们,起床啦。”他叫醒房间里一同参加比赛的朋友。

起床后,他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起身开始做拉伸。具有3年跑龄的他,十分重视跑步前的热身。

李飞翔的上衣是一件蓝色的无袖涤纶紧身衣,下身是一条田径场上常见的开边短裤,跑步鞋是两年前买的,“就200元,打折的。”

说到那双跑鞋,李飞翔想起自己参加的第一次马拉松比赛,“是朋友怂恿我说,既然偶尔有跑步,那就一起参加比赛,结果那朋友不跑了,我还在跑。以后就去买了这双鞋。”这双鞋,陪他跑过了超过2000千米路。

前一天广州到香港的舟车劳顿,加上一夜没睡好,李飞翔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仍然没有调整到最好,但他精神上十分亢奋,倒也忘了双腿隐隐的疲惫,他下楼,感受着弥敦道的风景,朝起跑线走去,那里,一个个设备齐全的跑着已开始热身,他会入人群中去。

脱了西装成运动健将

香港的这一次,他完成的还不错,4小时42分,在他参加过的5次全程马拉松比赛中是最好成绩。

跑完当天,他发了一个朋友圈,“这是我本赛季的最后1马了……创造了本赛季个人最好成绩,喜大普奔。”这则微博,他取得了41个赞和52条评论。

起初,李飞翔只是穿上鞋就开始跑步,并不会使用手机记录跑步的有关信息,更不会发到网上。

2012年是广州的马拉松“元年”,这一年的11月,这座城市举行了第一次全程马拉松赛事。随之而来的,是民间跑步的极速火热。李飞翔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爱上跑步的。

“怎样珠江新城那么多人在跑!白天还西装革履,晚上马上就是运动健将了。”李飞翔笑着说。

“一开始我很鄙视,跑个步,发照片干吗!”李飞翔的感慨,另外一位跑者夏天也有同感,夏天很早就参加了广州一些跑步团体的活动,但渐渐地她开始觉得不好玩了,“起初很单纯是为了跑步,但是感觉大家在一起只是不停合影,发到网上,跑步倒是其次的了。”夏天退出了跑步群体的活动,自己找地方“安安静静地跑。”李飞翔也退出跑步团体的活动,“太吵闹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静静跑步。”

李飞翔和夏天退出了跑步群体,但依然通过跑步取得社交需求的满足,其中的重要方式就是“发朋友圈”,李飞翔已经习惯了这样。

跑团壮大生意来了

在李飞翔和夏天退出跑步集体,独自“静静跑步”的时候,跑步集体却越发壮大,大量的“跑群”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如雨后春笋出现。伴随着跑步团体的壮大,巨大的商业利益空间也被开发了出来,跑步开始成为生意。

被跑友们称为“船长”的古韩杰,便是广州最大跑步团体“广州珠江跑群”的创始人,起初,他和女友一起在珠江新城,与志同道合的跑友们相约白带增多怎么治疗,每周定期在珠江边“约跑”。

珠江跑群吸引的跑者愈来愈多,古韩杰和女友也渐渐成为广州跑步界的名人,“最多的时候,100多人一起跑,场面很壮观。”

很快,跑群开始接到体育品牌的电话,沟通商业合作事宜,联合主办城市跑比赛、冠名活动。

同时,也有个别质疑的声音出现,认为一群人跑步是在“做秀”,古韩杰其实不认同这样的观点,“社会是多元化发展的,可以有很多观点,就看你怎样选择,你想自己跑,就自己跑,但跑群也有存在的价值,也有自己的乐趣。”

跑步烧钱跑商出现

跑群影响力日趋增加,也带来了机会,珠江跑群与一些运动品牌合作举行了一些跑步活动,古韩杰看到了商机。今年7月,古韩杰以法人身份,以100万元注册成立了一家文化发展公司,正式成为1名“跑商。”

对质疑跑步成为生意的言论,古韩杰认为,“不管你怎样骂,这些商业活动还是会办,而且会做得更好,一定会做。我们做跑商,必须要跟更多人去交往,交换后才知道跑者在这方面有需求,而且愈来愈多的跑者,不但仅是跑步,还有跑步延伸出去的东西,都希望取得更多。”

跑步是一项“烧钱”的运动,古韩杰说,初步的跑步鞋价格在700~1000元,每一名跑者,都可能具有几双功能、价格不同的跑鞋换着跑,“我有10双,正常使用就是两三双,换着跑,价格最贵的一双是1800元。”

另外,还有跑步手表,入门级别1000元左右,可以记录跑步时长、轨迹、消耗的卡路里等数据,如果还能测心率,则要2000元左右,如果还能设定不同的区间配速,则要到三四千元,“记录海拔、温度、湿度等等数据。”

“上衣短裤,不同季节不同天气有不同要求,价格也不低。”古韩杰说。

装备以外,冠名资助、商业秀场、医疗、培训等,跑步产业链已然成型。2014年中国马拉松年会上,中国田径协会宣布在2015年新增5个马拉松赛事,这一年在中国内地举行的马拉松赛事到达56个;而2014年的马拉松参赛人数到达90万人次。

跑步成与自己对话的场所

李飞翔还会继续报名参加马拉松比赛,他认为自己和“那些玩儿的人”不一样,“我觉得我已经到了另一个阶段,跑步成了我和自己灵魂对话的场所,在那样的时间里,我能和我自己进行交流,我是两个人。”

李飞翔打开加入的一些广州的跑步聊天群,跑友们聊得火热,依然有源源不断的跑步新人加入进来,这似乎是一个仍在加速壮大的群体。

“跑步是什么?”有时候夜里加完班,李飞翔在想。他读过10几本关于跑步的书籍,但是没有寻找到答案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但他承认,跑步给了他很多,有快乐,有痛苦,有友谊,也换来健康的身体。

国庆节假期将至,李飞翔回到老家,是秋收的季节,他站在田地里帮忙收割,在老家农村,他也跑步,“我想继续跑下去,不管在哪里。”

他的一条朋友圈这样写道:看到没跑过的路,就想跑了它。

广州日报记者 蚁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