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两个深夜不睡的人

2019-10-17 18:4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艾雨田揉了揉眼,合上书。一个月,花了整整一个月才看完约瑟夫.康拉德的小说《艾米.福斯特》。作品将主人公扬柯的命运写成是“孤独与绝望导致的灭顶之灾”。艾雨田想,我自己到底怎么了,花时间买绝望与孤独!“一个人一旦发现自己身处地球某个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成了一个丢失了的陌生人,孤独无助,语言不通,身份可疑,那份感觉才真够叫痛苦。”小说里的言语在艾雨田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唉!想那么多做什么,趁明天周末好好睡个懒觉吧。

艾雨田在一家电子厂打工,确实很累,流水线上的活,有时还抢不到凳子坐,一站十个钟。领着点微薄的汗水钱还奢侈地一个人住一间出租房。虽是间狭小的单人房,也比在厂里与其他人混住自由多了。艾雨田常常在无人的时候独自悲伤,回忆往昔,独自落泪。现在二十五岁的她时不时想起十五岁的自己,有美好更有痛楚,狂风暴雨也抹不去的伤痕,十个太阳也赶不走的阴影。那是比起半年前跟小刘分手还要悲伤痛苦的事。艾雨田落寞地懒懒散散地摸上床,借点手机的光。她总是不喜欢开灯,喜欢处在黑暗里。

穿透手机光亮尽头,时空仍在旋转,在胡小宁的宿舍里旋转,旋转。胡小宁自己有点晕,今天晚上喝了点酒。白天上司当着他们组的员工训斥了他。说什么他是白痴,说什么菜鸟,还说这个月奖金没了。胡小宁很压抑很窝囊,不配在这个世上生存,他自己也这样觉得。跟自己谈了七年的女朋友上个月成了别人的老婆。他受不了,受不了这份打击,到底哪里出了错,他爱她不够吗?呵呵,胡小宁苦笑,借着酒疯其实很清醒地自言自语:“没房没车,自己女人跟别人跑路咯。”是的,分手时很侮辱,女朋友给他个信封,装了五千块。他忍着疼痛哭笑不得,想挽回又无力挽回,不会纠缠你的,你放心离开吧!胡小宁压抑着潮水般的痛苦无处倾诉,突然想起前几天跟自己在微信上聊得火热的小时光,他发送了个笑脸表情过去,他想自己寂寞了很有可能,他是在单身男女交流群加的她。

艾雨田收到一个微笑表情,是胡小宁发的。雨田想,这个人真怪,发个微笑是什么意思。不过刚好自己也没睡,平时没什么人找她聊天。出于礼貌,出于她自己的孤独,她回了他一句:“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想我啊哈哈。”艾雨田自己承认,在网络虚拟世界里她对陌生人总是这样猥琐。

“和我调情吗?小时光。”胡小宁是喝酒喝骚了,说这话不像他作风。

艾雨田微信昵称是小时光,她收到胡小宁的回复又气又笑。“好污,我想撩你,咋地?”她回过去,看你把我当什么人那我就当什么人。

“你这么傻,还学人污?”他想了想又打了一句,“小心被我撩坏了,纯洁的小时光。”

“屁,跟你聊着聊着估计要掉坑里。”艾雨田最讨厌纯洁这两个字,特别是贞洁啥的字眼,她看一眼吐一次。

他不理解她说的,“啥,掉啥坑?”好像又懂了一点,“你迟早要掉坑里,躲不掉的。”

“掉粪坑”艾雨田对这个人很反感,但自己又想找人说说话。她想,这人八成是屌丝男,孤独寂寞空虚,是个变态。他变态,我也变态,正好。两个变态聊聊孤独寂寞空虚,正好。

“小时光看着像老司机啊,表面纯洁,内心很污,总有推倒汉子的冲动。”他点来她的头像,她昨天刚换的头像。

“轻浮!”又来,纯洁你妈啊!艾雨田有心理障碍,她觉得自己肮脏,不该原谅。不过头像是真的纯洁善良,朋友帮她拍的,盘腿坐在书店的地上安安静静地看马尔克斯的《族长的秋天》,不像流水线的女工,反倒似就读中文系的女大学生。

“轻浮这词用我身上真不合适。”胡小宁有一肚子话要说,“不合适,是孤独,我这种叫孤独,懂吗?”

沉默片刻,正中了两人变态的心,孤独,是的,孤独。

她手机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孤独是一种人生,自己选的。”他长叹了一口气。

她继续沉默。

“我读书那会儿,大家都喊我宁哥。”

“那时贫困生,学校要那些人演讲,上台哭穷。”

“你明白吗?那么伤人的事,我拦着他们。”

“我说去闹,最多开除我,我说我在,就会尽全力。”

“最后学校叫我别带头闹事,我说,你们不要伤害弱者我就闭嘴。”

胡小宁的话像卸了闸的水涌来,艾雨田喜欢别人说学校里的事,她自己十五岁就辍学了,没上过高中,大学的门也没踏进过。她是渴望读书的,是向往美好的大学生活的。她在此刻忽然对他有了一点点喜欢。

她发过去一个微笑表情和一朵玫瑰,回复:“我听着呢,很棒。”

“我就是爱闹事的疯子。”他继续说道,“学校长跑,系里没人报名,我就报5000米,最后我倒数第一。”

“就这样,我在那跑,场内一堆人陪跑。”

“我说,草,她妈的,你们在终点等老子。”

“一大堆女生追着我跑,要我坚持。”这时他想起那时候女朋友是喊得最激动的,心里更是痛苦,咕噜又灌了一大口啤酒。

“还真是性情中人!”她开始有点佩服他了。

“有些话我不能和你说。”他想起他和女朋友的过往。

“你只有入过地狱,才会明白我对人间的喜爱,但愿你能在无忧的生活中过着。”

“不用像我这样在血与火的炼狱中挣扎,生活不仅有诗和远方,还有痛苦和伤疤。”

胡小宁以为艾雨田是个不经世事的大学生,她清澈婉秀的微信头像确实令人着迷,令人不忍心伤害这样的女孩。她看上去像二十岁的小姑娘,但她已经二十五了,再过几年就是黄脸婆子了。她想也许他经历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痛楚悲伤吧,像她自己,不,他比她好多了,好千千万万倍。她其实不知道,他破产负债,恋人抛他而去,他在个小公司里干了这半年不少受气……

“我给你讲个真实故事吧,我好朋友的。”

“那时我们上初二,下自修,她载一个女同学回家,那个女同学的书掉了,她们下车捡书。夜很黑,没有路灯,走过来一群人问:“小妹妹捡书啊?”

“她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那群人就将她按倒。”

“然后呢?”胡小宁出于礼貌回了句,他觉得这样的故事都不新颖了,也没什么好讲。

“她同学自己逃掉了,也没找人回来救她。”

“后来呢?”他觉得她不会讲故事。

“后来她自杀了。”她本来是有很多话要讲的,又找不到要讲下去的理由。后来她辍学了,她只身一人远离家乡。她想告诉她故事里的女孩是她自己的,但这样的遭遇又怎能跟她后来更惨的遭遇相比呢!也许吧,也许真像圣经所说,人生是来炼狱的。

“你喝酒吗?”他问她。“红酒白酒啤酒,不喝。”她答。

“你会写诗吗?”她问他。

“我已经过了展示自己的年纪了,对于我而言。”二十六岁的小宁很颓唐。

“Whenyousaynothingatall。”她前两天刚学的英文,“爱尽在不言中,哈哈。”

“即兴来一首啊。”她喜欢写诗的人。

“我对你的爱,像秋天的落叶,一枕凋零。”他又灌了一大口酒,“算了,矫情,还是不写了。”

“他问我喝酒不/我说我不喝/红酒白酒啤酒/她喝酒买醉/却喝不醉/胡小宁,胡小宁/我爱喝春砂仁/一封封五仁月饼我也爱/一起吃吃喝喝吧/吃掉喝掉工作,感情,生活与时间……”她胡乱打着……

两个深夜不睡的人一直聊,变态地,聊孤独寂寞空虚,两人感觉自己就像流亡之人,孤独无助。

共 27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两个内心伤痛的陌生人,夜半在网上聊天,彼此谈着过去的故事,回首着曾经的往事。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6-01 22:49:54 每个人悲伤的方式都不同,孤独还真是这个时代的病。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远离家乡,奋力拼搏,到头来买房首付都付不起,还有些人连买房这两个字说出来都奢侈。生活跌跌撞撞,苦中作乐。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流亡之徒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2 楼 文友: 2016-06-02 17: 6:1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运城治疗白癜风医院
贵州白斑疯医院
南京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宜春白斑疯医院
贵州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