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631章

2019-10-12 23:1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631章

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陈兴已经是休息了一个星期,巡视组的工作确定了下来,但还没有通知陈兴去报道,不过陈兴自个打听到的消息是已经快了,人员都已经到位,总共有六个巡视组,现在就是每个组巡视的地方还没确定,等巡视的区域确定下来,估计也就得开始工作了。

这一个星期,陈兴白天到京大上课,晚上则陪老婆孩子,难得过了一段惬意的日子,这种安宁舒适的生活都让陈兴有些不想再工作了,官场的复杂生态环境让人疲惫,也让人不得不时刻绷紧着一根神经,像现在这种轻松悠闲的日子,只能是奢求,所以这两天,陈兴也没再刻意去打听巡视组的情况,反而乐得上上课,然后在家陪老婆孩子。

今天,陈兴照例到学校上课,他知道这种日子上一天少一天,等工作开始,他就又很少能再到学校上课了,只能抽空过来。

宁静的校园小路上,陈兴同徐青萱结伴而走着,刚上完课就准备离开的陈兴被徐青萱叫住,两人也就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条僻静的校园小路,两边的树林里,依稀可见一对对情侣在树林深处里亲昵。

徐青萱叫住陈兴是特地向陈兴道歉的,因为蒋文明对陈兴的敌意,以至于班上有不少跟蒋文明关系不错的同学都对陈兴有不待见,而其他人,因为跟陈兴不熟,自然也不会主动跟陈兴亲近,毕竟陈兴是刚插班进来的,班上的人都不认识他,以至于陈兴在班上显得特别孤立。

徐青萱知道蒋文明对陈兴的成见大抵是因为第一次相遇时留下的,当然,有一部分也是因为她的原因,这点让徐青萱很无奈,长得好看并不是她的错,但她却经常因此招来许多烦恼。

“文明这个人,就是心眼小了点,刀子嘴豆腐心,心性并不坏。”徐青萱同陈兴解释着,又道,“他针对你的原因,可能也跟我有点关系,对此,我也很抱歉。”

“青萱同学,你叫住我要单独聊聊就是专门跟我道歉的不成?”陈兴笑道。

“嗯,是啊,怎么了?”徐青萱听陈兴的口气不太对劲,奇怪道。

“你要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岂不是更把我往火坑里推了?你没看到刚才那文明同学看到你单独叫住我,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吗。”陈兴开着玩笑,“还有,前些日子的聚餐,你把我也叫过去,那文明同学可都快醋劲大发了,所以你离我远点的话,反倒是对我最好。”

“啊?”徐青萱愣愣的看着陈兴,她没想到陈兴会这么说,不由得有点尴尬起来。

“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陈兴看到徐青萱脸红,好笑的说道。

“虽然是玩笑,不过你说的好像也没错。”徐青萱颇为苦恼的摇着头,“这文明也真是的我都跟他说了两个人不可能了,他还死缠烂打的。”

“我倒觉得他也没错,年轻人嘛,追求自己的爱情很正常,你们现在这些小年轻,谈个恋爱不都是轰轰烈烈,爱得你死我活的吗。”陈兴笑道,“他要是这么容易就放弃,岂不是说明他对你的喜欢不是很深嘛,所以你该觉得高兴才是,说明他是真的很喜欢你。”

“陈兴,你倒是会给人添堵,我都头疼得要死了,你还这么说。”徐青萱翻了翻白眼,又道,“说得好像你也很老似的。”

“我都奔四的人了,你们却才二十出头,难道不是比你们老很多?”陈兴笑道,“人家说三年就隔一个代沟,咱们可是好几个代沟了哟。”

“瞎说。”徐青萱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旋即又笑道,“你顶多也就三十出头,别把自个说得快四十了。”

“我就算还没四十,这心态也比四十岁的人还老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聊着,迎面走来的两个女生正在嬉戏笑闹着,但双方正要交错而过时,其中一女的突然就倒了过来,陈兴眼疾手快的赶紧扶住对方。

“不好意思哈,差点就摔倒了。”女生站稳,给了陈兴一个感谢的笑容,很快就和同伴继续朝前走去。

而此刻的陈兴,却是怔住,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封信,明显是刚那女的不声不响的塞给他的,陈兴刚要喊住对方,冷不丁的看到信封上写着‘陈兴亲启’几个字时,愣了一下,等他在转头去看,刚刚那笑笑闹闹的两个女生已经不见,估计是从旁边的小树林里走了。

“这是不是刚才那女的掉的信啊,赶紧去叫住她,人家掉了信该多着急啊。”徐青萱也注意到了陈兴手上的信,以为是刚刚那女的掉的,急忙说道。

“不用了,这是她故意掉的。”陈兴摇了摇头,撕开信封看了起来。

里头是一封信,陈兴扫了一眼,看到开头一两行后,脸色就微微一变,将信收了起来,这会旁边还有个徐青萱,并不是看信的地方。

“陈兴,你怎么把人家的信给拆了,这样太不礼貌了。”徐青萱没注意到信封上的字,看到陈兴的举动,眉头皱了起来,一个星期来对陈兴的良好印象立刻就变淡了许多。

陈兴没有急着回答对方的话,而是快步朝两个女生刚才消失的地方走了过去,这会哪里还能看到两人的身影,小树林里还有两三条小路,对方早不见了。

“陈兴,你都把人家的信拆了,待会再还给人家得好好道歉一下。”徐青萱道。

“那封信就是给我的,不过现在想找刚才那两人也没得找了,不见了。”陈兴摇头道。

“给你的?真的假的?”徐青萱一脸惊讶。

“你看看,还能有假吗。”陈兴笑着将信封正面给徐青萱看了一下。

“咦,还真是呢,这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她们会送这么一封信到你手上。”徐青萱又是疑惑又是不解。

“是很奇怪。”陈兴回答着徐青萱的话,更像是自言自语,拧着眉头,陈兴一时也有些想不明白这事,而信里的内容虽然只是刚扫了下开头,但已经让他震惊。

“陈兴,信里写啥?”徐青萱八卦的问了一句。

“青萱同学,这个不能告诉你,不是不说,而是不方便,还请谅解。”陈兴微微摇头。

“没事,是我多嘴了,这本来就是个人**,我问这就不应该。”徐青萱伸了伸小舌头,可爱的笑笑,她也意识到自个问这问题太冒昧了,刚刚也是好奇心过剩才一时脱口问出。

将信封收了起来,陈兴打算待会自己一人时再看,和徐青萱又边走边聊了一会,走出小路时,陈兴朝徐青萱告辞道,“青萱同学,我得回去了。”

“那行,再见。”徐青萱笑着点头。

两人挥手告别,陈兴快步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他急着要看信里面的内容,后头的徐青萱看到陈兴远去的身影,突然又拍了下自己额头,嘴上骂了一声健忘鬼,随即自个笑了起来,她刚才本来还想跟陈兴说直接喊她名字,别再一口一个‘青萱同学’,听着太别扭,同学之间这么称呼也显得生分。

陈兴走回车上,这车子是张宁宁弄来给他开的,方便他平时到学校来上课开,此刻关上车门,陈兴也顾不得启动车子,先拿出信封看了起来。

将信重头到尾看了一遍,陈兴眉头越皱越深

,眼里更多的是疑惑,这么一封有关北青省的举报信怎么送到他手上来了?而且对方还知道他现在在京大上课,还能让这么两个学生通过这种方式送到他头上。

而问题的关键还是这举报信送来给他干嘛?他又不是搞纪检工作的,而且跟北青省也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这样一封举报北青省某位重量级地市干部的举报信送他手上不是莫名其妙嘛。

将信搁副驾驶座上,陈兴启动了车子,准备回家,想着这封莫名其妙的举报信,陈兴端的是苦笑不已,这也真的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开车离开学校,回家的路上,等红绿灯时,陈兴的响了起来,是巡视组一名工作人员的,因为之前有联系过他一次,所以陈兴也记下了号码。

“陈副组长,咱们巡视组负责北青省的巡视工作,组长让我通知您明天八点半过来报道,然后就直接前往北青,记得把该带的生活用品带上。”对方道。

“这么快?”陈兴愣了一下。

“恩,这是组长吩咐的。”

陈兴闻言,点头说了一声知道后,不经意间看到副驾驶上的信时,陈兴一怔,赶忙问道,“小孙,咱们负责北青省的巡视工作是啥时候确定的?”

“前天就确定了的。”

“哦,好的,我知道了,明天会准时到。”陈兴点了点头。

同对方结束通话,陈兴拿着出神着,看着旁边的举报信若有所思,很显然,这封举报信塞到他手上不是平白无故,幕后之人这是早就提前知道他们这一巡视组要到北青省去了,只是对方为何选择将举报信送到他手上?是只有他有,还是巡视组的其他人都有?

南昌治疗白癫风医院
徐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福建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南昌治疗白癜风方法
徐州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