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广东一医院产妇难产 冒被告风险剖腹保住母亲

2019-10-15 20:4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广东一医院产妇难产 冒被告风险剖腹保住母亲 2011-05-25 15:54:43  

一边是孕妇坚持要自己生,一边是不立即剖腹产大小生命都有危险,医生该怎么办?经过两个多小时劝说未果,医务人员在取得家属签字和医院领导签字同意后,冒着当“被告”的风险,给产妇进行了手术,保住了产妇性命。遗憾的是,12月3日,胎儿在出生后几小时去世了,也给医生和医院留下法律上的困惑和担忧。

流血不止,孕妇坚持自己生

12月3日早晨6时许,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产科接收了一名29岁的临产孕妇阿芳(化名)。她原本是在天河区某医院待产,因胎心消失而被紧急转送过来。产科医生经过检查后,惊喜地发现胎心还是可以听到,说明胎儿还活着,不过状态不太好。医生结合B超检查的结果和阿芳下体不断有出血情况,判断她很可能出现了胎盘早剥,必须立即手术分娩。可是阿芳坚持要自己生。

医生们一边给阿芳和胎儿进行吸氧等治疗,一边不断地劝说阿芳和她的丈夫,可阿芳态度依然坚决。早上8时接班的两位产科主任听到这一情况后,直接到床前给这对夫妇做工作。这时,她们发现阿芳褥子上的血迹已达100到200毫升。

李瑞满主任回忆,她们判断阿芳腹内很可能已经有较严重的内出血,情况危在旦夕。她们明确告诉阿芳夫妇,胎盘早剥意味着大出血,可能导致需要切除子宫,甚至危及母子生命。这时,阿芳的老公动摇了,同意手术,可阿芳还是坚持自己生。

医生们心急如焚。怎么办?怎么办!

生命第一,医院冒险施手术

产科主任紧急请示医院医务部,医务部蔡湛宇主任征求院领导意见后,果断做出决定,在产妇不同意的情况下,由家属签字、医务部签字同意后进行手术。他们的依据是———生命权神圣不可侵犯,抢救病人为重。

有了这把“尚方宝剑”,阿芳被紧急送入手术室,这时已经到了早上8时30分。阿芳不肯配合麻醉,仍反复说着要自己生。李瑞满主任回忆:一切开腹腔,还没有切开子宫,就能看到里面全是血性腹水;切开子宫,里面的羊水都是红色,胎儿就泡在血水而非正常透明的羊水;胎儿取出后是个男婴,有6斤重,已出现严重窒息,口内也都是血水。当医生为阿芳清宫时,清出的血块和血水就有700多毫升。满满一盆端出来给家属看时,他们都连呼后怕。

为什么连命也不要,非要自己生?这时阿芳才道出隐情:她已经生了一个女孩,以为这胎怀的还是女孩,想再生一个男孩。她担心,如果这次选择剖腹产,下次再怀孕间隔的时间就要延长。

事后困惑,病人选择权过高?

阿芳的性命保住了,令人遗憾的是,她的儿子在出生几小时后因肺部严重出血去世了。医生初步分析,是因为胎盘早剥、大出血引起胎儿缺氧。

如果能再早一点手术,孩子就很有可能存活,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感到非常遗憾。“是啊,如果我们早点同意手术该多好啊。”阿芳的丈夫事后也理解了医务人员当初的苦苦相劝,惋惜之余也表示感激。

阿芳安然无恙,这给许多亲历抢救的医务人员一点安慰,不过留给她们更多的是困惑。

这困惑,就包括法律给病人及家属的选择权是否过高。目前,国内多部法律法规都要求手术前必须首先取得病人本人的知情同意,其次是亲属的知情同意,比如说《侵权责任法》的第五十五条和《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第十条。可是在很多情况下,病人不具备专业的医学知识,对后果会估计不足,如果完全将手术的决定权交给病人,就可能贻误抢救时机。李瑞满主任举例说,比如胎盘早剥多时候引起的是内出血,暂时不会有大量的血喷涌出来,病人就以为不严重,对医生的建议不以为然。

“到底是患者的优先选择权大还是生命权大,需要法律予以明确。”蔡湛宇主任说。其实他代表医务部和医院签字同意手术的一刹那,就意味着医院可能要承担着一定的法律风险和道德风险,病人随时可能把他们告上法庭。促使他们敢于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还是基于把病人的生命权放在第一位的考虑。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张家界性病医院哪家好
海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泉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张家界性病医院排名
海南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