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墨香】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作品赏析)

2019-12-03 21:3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什么都没有了,他只有梦和文字,他只有在梦中怀想“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做烟萝。”这个风流词人,只懂得在他的凤阁龙楼里做他的歌舞升平的梦,却又几曾识干戈?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南唐·李煜《浪淘沙》

每读到“梦里不知身是客”这句词,我便会油然想到林黛玉,虽然我知道,林黛玉和这个李煜毫无瓜葛,可他们都是“客”,只不过这两人“客”的性质不一样。《红楼梦》中林黛玉,虽是侯门千金,上有外祖母疼爱呵护,可毕竟是寄身于舅舅家,她只是贾家的一个客。贾家复杂的关系,大家族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迫使这个孤苦伶仃的女孩格外敏感多疑。她和宝钗不同,宝钗有母亲和哥哥为她做主说话,黛玉只能将所有的心事和泪说,最终她与宝玉的木石前盟被封建势力所牺牲。

客居他乡,则处处容易受人排挤,遭人白眼,正因如此,多少海外华人,致死思念祖国。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只有客居他乡的人,才懂得月是故乡明的滋味。这首《浪淘沙》词中的客,不是上述的客人做客,也不是客居他乡,而是一个阶下囚、一个亡国之君,身在异邦“梦里不知身是客”。这种“客”的滋味,千古大约只有李煜才能咀嚼出个中滋味吧!

李煜根本无心做皇帝,可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让他生在帝王之家,且让他垂手得了江山,接过权杖,坐上了高高的龙椅。他“喜声色,不恤政事”,实在不是个好皇帝,他的心中根本没有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他没有气吞山河的霸气,不能横扫天下。他的心中只有诗词音律,歌舞升平,他只是个风流词客。正是因为他的懦弱退让,才成就了宋太祖赵匡胤逐鹿中原,碧血黄沙。

从李煜君临天下的那天起,就注定了他的悲惨人生。他向赵匡胤俯首称臣,屈辱朝贡,以换取片刻的繁华安宁。就在他做了俘虏之后,还在梦里留恋南国的似锦繁华,“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碾轻尘。忙煞看花人。”多美的南国春景啊!沉醉在其中,哪里还管得政治风云中暗藏的刀光剑影。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也会喜欢,赵匡胤的睡塌之旁岂能容他人打鼾?李煜应该明白,他的称臣,他的朝贡,只能是暂时的权宜之计。赵匡胤能撕下温情脉脉的面纱,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逼迫结义兄弟柴荣后人让位于他,有朝一日定也会吞并南唐江山。

果然,这一天来得太快了,还来不及梦醒,梦就被战马的嘶鸣声打破。“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赵匡胤已经兵临城下,他还沉迷在教坊乐曲声中,是他亲手导演了自己的悲剧。

历史上有多少亡国之君,让人恨得咬牙切齿,可唯独李后主,无论如何让人恨不起来。他的文字是巫蛊,只需一眼,便会让人温柔地记住他,就会让人在心底深处泛起一股柔情,因为那一层湿润的感伤,从未曾晾干过。

赵匡胤为了笼络天下人心,为昭示天下他是有德明君,就没有杀李煜,俘虏李煜到汴京,给他一个头衔“违命侯”。昔日为王,今日为候,况且他这个“违命侯”连平常百姓都不如,说白了,他只是一个阶下囚,没有自由身。据说这首词是李煜的绝笔词。因为他作此词后不久,便被宋太宗赵光义毒杀。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此句用倒叙的方法,描写梦醒后所闻。暮春的雨夜,雨声潺潺,透过垂落的帘栊,不断地传入耳中,也嘀嗒在词人的心里。多少花儿更著风和雨,明日又该是落红满径了吧?美好的春光,在这潺潺的雨声中,即将成为过去。这雨声滴嗒在人的心里,让人的心越发地凄楚、悲凉。此句看是写景,实是表现词人伤春、惜春之情。“春意阑珊”既是眼前节令的实况,又是国家衰亡、个人生命即将完结的象征。

“罗衾不耐五更寒”写的是梦醒后所感。五更时天气寒冷,这种寒冷是通过“罗衾不耐”来表现的。这里的“寒”,不仅指身体上的寒,也指心寒。身寒可以抵御,可以忍耐,然而心寒则是无限的,无法忍受的。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如果早知道梦醒后会是如此痛苦悲凉,那么情愿长梦不醒。一代帝王,成了亡国之君,成了他国的阶下囚。故国已不堪回首,往事难再,他只能在梦中梦回南国,在梦中触摸他的三千里地山河,在梦中抚摸他雕栏玉砌的华丽宫殿。可是这样的梦境,也只是“一晌”的功夫而已。这句词让人看到李煜被掳后可悲可怜的处境,也让读者感受到李煜心痛不已的心绪。可是故国的梦,对李煜来说,是一页残破的梦,他只能将这些记忆的碎片拼凑起来,人事更改,沧桑变迁,任他怎么拼凑也回不到最初的完整。

于是他放声痛哭,“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凭栏远眺是为了看到昔日的南国江山,以满足思念故国之情。然而,关山历历,放眼都是宋的国土,看到沦丧的国土和易主的江山,岂不是凭添心中的悲愁吗?望不见故土,只有心灵的眼睛才能带着他,飞越重重障碍,梦回遥远的故国。“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他心灵的眼睛看到了清秋南国的千里江山,看到细微处,芦花从中停泊着一叶扁舟。他的心灵听到了月明时,小楼中传来的悠远的笛声。

多么亲切的故土啊!当初被俘,辞别金陵,就再也见不到故国了。这一别,不是普通的生离别,而是最后的诀别。这一难一易鲜明对照,蕴含着词人多少的故国情思,夹杂着多少伤心和悔恨啊!此句是李煜独特的生活经历,真实情感的表现。正是他的“赤子之心”和“天真之言”,千百年来打动无数读者的心,后人给予了他无限的同情和深深的惋惜。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词意凄绝,充溢着深深的无奈,也是词人内心悲凉、痛苦、伤心、悔恨、交织着绝望的感情,无可抑制地迸发,将词境推向了高潮。流水逝去,花开花落,这些自然界中无可挽回的东西,正如自己的命运一样,不可挽回。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算一切可以重来,他能励精图治、重整河山吗?不,他不会,他没有高瞻远瞩的襟怀,没有运筹帷幄的谋略,没有披荆斩棘的魄力。他的才情,注定在风花雪月中才能得到升华。就算重回,他依旧是亡国之君,他依旧是后主。他只能在“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中感慨时光流逝,他只能在“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中,做着他“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的梦,最终却是“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的悲惨结局。

什么都没有了,他只有梦和文字,他只有在梦中怀想“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做烟萝”。这个风流词人,只懂得在他的凤阁龙楼里做他的歌舞升平的梦,却又几曾识干戈?

是梦总有醒的时候,他就这样被春寒从梦中惊醒。没有了,连梦都没有了,只有文字,也只有文字将他温柔地不朽在读者心中,沉香千年又千年!

共 256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作品赏析,别具特色!在对南唐·李煜《浪淘沙》透彻的解析中,潜移默化地塑造了一个失去故国、一觉醒来无限心酸的不幸沦为阶下囚的形象,词人的心理活动、人生愁恨也通过简练流畅的语言表现出来。用白描和对照手法,将一阕词从意、境、情各个视角层层剥离,句句剖析,并将词人的命运处境极尽拓展,更觉其解析曲折深邃,自然灵妙。作者文笔生动,善于设喻和对比,能准确地表现出词作场景的转换和情绪的变化,且善于借句用典,用的平顺自然,毫无做作。一篇成功之作,欣赏、力荐!【责任编辑:怡人】

1 楼 文友: 201 -11-18 17:10:52 文章分析透彻、语言精炼流畅,堪称佳作,力荐赏阅!问好拉萨!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20 11:15:58 感谢怡人一路对拉萨的鼓励,遥握,一份情,尽在不言中。

2 楼 文友: 201 -11-22 01:19:40 文笔流畅自然,分析透彻精辟,老练的文字,成熟的语言,再给读者演绎了一阙千古绝唱。推荐共赏!谢谢赐稿墨香!祝创作愉快!顶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1-25 22:04:14 感谢社长一路鼓励和厚爱,敬礼!

成都癫痫病能治好吗
贵州看癫痫哪个医院好
上饶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好
张家港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