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朴树朋友揭10年前趣事处女专辑是宋柯眼中

2019-06-09 03:00: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儿止咳
小儿止咳
小儿止咳

出道17年来,10月26日将首次在北京举办大型演唱会,与()组成“树与花”的主角,在工体唱一场青春的故事。过去这10年,朴树一直没有新专辑问世;这10年间,朴树也一直淡出人们的视野。不少人在问着,这个当初才华横溢的甚至是唱片时代最后一个偶像的歌手,到底去了哪里?在一群老朋友的口中,朴 树10年的轮廓依渐渐明晰。

:《我去2000年》是最好的处女专辑没有之一

十多年前,宋柯作为麦田音乐创始人,1996年夏秋之交签下了朴树,改变了朴树的人生轨迹,也塑造了唱片年代的最后一个偶像。如今身职恒大音乐公司董事总经理,对当初的画面依然描绘如昨,并宣称自己一直是朴树的粉丝。

宋柯口述:制作朴树第一张专辑的过程中枪毙了很多首好的作品,包括后来可能他的资深歌迷能记住的《火车开往冬天》、失传已久的《大海》,《天上有个花园》等。那是我音乐生涯里,一段最艰苦但又最丰富最有意思的一段时光。折腾了一两年,才有了后来我们都能听到的《我去2000年》这张非常在我印象中我觉得是最好的处女专辑到目前为止没有之一。

:朴树10年变成了一个明朗的人

十年前,王磊是个京华时报,当时厌恶宣传的朴树只肯跟他喝茶聊天,而王磊也会聊天之余完成他的工作。大家都经历了10年的大变,如今王磊已经成为一位资深乐评人,而在10年间的数次踢球和喝茶的约会中,王磊觉得朴树变成了一个明朗的人,更能跟陌生人接触了。

王磊口述:朴树是我大学师兄,我们关系一直很好,目睹他从小的创作人成为一个巨星,很为他高兴。我经常把他的那两张专辑拿出来听,《在希望的田野上》《苏珊的红舞鞋》这种可能被多数人忽略掉的作品仍然戳中我心里比较柔软且私密的部分。他的很多作品,在歌词上能够有非常细腻的一面,也有非常批判性的一面, 甚至有那种人面对纷繁的世事所谓的无力和愤懑的一面。这几年感觉他整个人明朗了很多,我记得有一次我带他跟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位作家也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们一起去喝茶。那中间整个聊天的过程,他还能够经常地笑,然后对一些问题事情的看法也都变得很平和。

杨樾:希望朴树真的回来了 不要再走了

10年前,杨樾是山东文艺台的一名DJ,跟朴树是很好的朋友,常玩在一起甚至住在一起,觉得朴树像个孩子一样。10年后杨樾从DJ变成了演出商,而在他看来,朴树也从歌星变成了球星。杨樾说树与花上海站演唱会给予他许多的感动,他也动情地表示,“我希望朴树真的回来了,不要再走了。”

口述:98年99年那会儿流行一个游戏就是猜谜,猜哑谜就是一个人几个朋友坐在那,我脑子里想一个东西但是我不说也没有什么谜面,你的朋友呢可以问你20个问题,你只回答是和不是,到最后你把这个答案给猜出来。那段时间,演艺圈啊媒体圈啊都特别流行这个游戏,小朴那个时候特别着迷。他是那时候像一个孩子一样,当然他今天也像孩子,但是状态不一样。

我在去年在上海看到他的第一场的树与花,我其实挺激动的。我在内心当中,因为我们两个基本同龄,我觉得我们是一起长大的,虽然我是DJ他是歌手,但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特别高兴,包括在庆功宴的时候,我都搂着他说我说我特别高兴我看到你回来了。所以他回来了我也回来了,我希望他真的回来了,不要再走了。

鼓手德恒:朴树的欲望都放在了音乐上

口述:我觉得就是朴树真的是一个欲望很少的人,我觉得他的欲望完全是在音乐上,就是如果他的欲望没有在音乐之中实现,或者没有达到他想要的要求的话,觉得他可能很多年都不会出来演出。

朴树是一个有点脆弱又很敏感的人,这两点放在同一个人身上,注定不会好过,换谁都一样。好在他是一个勇敢的人,他勇敢地把这种脆弱写成了音乐、写成了故事,告诉了大家。

经纪人小建:有时觉得他像我的孩子

口述:我们俩呢,既像老板和员工又像兄弟也像朋友,甚至有时候在我的心里觉得他有点像我的孩子。筹备这次北京演唱会,其实是我五六年前的一个梦想,但当时跟 他说呢他是完全不同意,他觉得时机也没有成熟。这次呢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呢,劝他能再估计开一次,我觉得也实际成了我这十年职场的一个梦想,我很开心。

iPhone5被指无亮点无惊喜三星欲夹击
iPhone4S下周五开卖电信版或二三月
imo贴大字报炒作升级还是被逼无奈
分享到: